完颜康:

去年冬天,你坐了近40个小时的火车来到我所在的南方城市,所有一个人的时候天真幻想过的再次见面的美好方式,全都只兑现一幅仓促却幸福的画面:我只静默地向你展开一篇广袤而忧伤的笑靥。最后,一直到你的微笑,在我的面前,漫山遍野。

一切都不暗淡,不模糊,平铺直叙的手法多么令人愉悦,不过不失。

给你看这和美畅快,你说长乐未央,不过是,转眼断墙颓垣,谁承望。

提手起笔,起承转合——

偏生要鲜花着锦,应这急景流年。

 

今年冬天,我一个人在火车的废墟之中走得磕磕绊绊。最后站定在那扇去年倚窗拥抱的窗户前,在一点点光线下下举目远眺,去看砖石堆中生出的一丛丛野草闲花。

模糊的影像渐渐清晰,仿佛你微笑着走向我,占据了我全部心情紧紧地拥抱了我。你清晰而灼热的心跳敲打着我的鼓膜,令我忽然间感到怆然的眼泪夺眶而出。头脑中闪现的是一整年寂寞卑微的岁月。我此刻埋在一个等待过而永不可再得的怀抱里。却因再次怀抱了曾经的等待,而终于明白生命无常的意义。

白云临水照,绿水将云招。虽说水天终有相接时,但一生也许就只有一次的机会,而更多的时候,依旧是一个在天,一个在地,两两相隔,遥遥相望。 

仿佛是一幅画像,静静的凝视的那扇破旧模糊的窗。青春爱恋和牵挂都被掩埋在里头,终于漾起一片早已释然的血色的氤氲。又像是我们过去的样子,我们还年轻,容颜闪着不败的光。还有那首歌,英文的字句纠缠在一起,是年轻时候的安逸和向往。 

也许千里之外还相隔一整个冬天,两张不知所措的脸。那么记得说好了在彼此回到家门前,所有的花期都顺延一年。梦中演歌伶人弹唱,君一天如同一年,君一年如同永远。在山的另一边,声音很遥远,很遥远,但还是听得见,君一天如同一年,君一年如同永远。



评论
热度(177)
  1. 终黎奕完颜康 转载了此图片